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復: 0

小神医:没事的

[複製鏈接]

173

主題

173

帖子

47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47
發表於 2021-5-8 10:41: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小神医:没事的
“咳咳,小李道长啊?”病青年挥挥眼前的烟雾,见了李楚,也有些惊讶:“我还当来的是谁,没想到会是你。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病青年诧异地看着他。先前确实打探到一个道士冲进温柔里绑走徐紫府,或许和小柳姑娘的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道士竟是李楚吗?“我也患上牛皮癣的原因是什么没想到会见到陈兄。”李楚微微颔首,他尚记得这位的名字,已经不容易了。毕竟去秦家的时候,他实在不算起眼。柳清怜口中那个背景神秘、黑白两道通吃、好姑娘们都很怕的老板。竟是秦家这个咳咳的病弱书生吗?两个人对视一眼,互道一声意外。“请坐。”病青年放下手里的烟袋锅,先让李楚坐下。李楚落座之后,四下打量了一圈。下面的桃谷楼大堂金碧辉煌自不必说,这间净室里看似清静简洁,实则装潢暗藏玄机。屋子里的器具、屏风、铜炉,包括明镜般的地板,都透着森森古意。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贵。这毕竟是多年来的杭州府第一青楼,就算这两年落后了,曾经赚的钱攒起来也得是金山银海。再想想垂柳巷子里的秦家小院,实在联系不起来。病青年见他的眼神,自然知道他在纳闷什么,眼珠转了转。“小李道长是不是疑惑,咳咳。我明明是桃谷楼的老板,为什么还和家里人住在垂柳巷子?”他主动问道。李楚道:“是有一点。”“唉。”病青年叹了口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建了桃谷楼。”他慨然道。“我没料到这夏季患有银屑病如何护理会改变我的一生,我原本只是想办一家小青楼,然而它变成了一家这么大的。”“我不喜欢钱,我对钱没有兴趣!”“所以我继续和家人住在垂柳巷子,是因为在那里我才可以远离金钱的纷扰,平静度日。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李楚虚着眼睛,看着他的表演。信你才有鬼。当然,他和秦家也没有什么大的交集,仅仅是好奇而已,对于深究别人的秘密,他并没有兴趣。于是他直接调转话题:“先前也通报了,我是为小柳姑娘的事情来的。”病青年见自己成功蒙混过关,不由得松了口气,道:“对,小柳怎么了?”“她如今获得自由,却还未恢复人身,想要去我德云观隐居一段时间,托我来知会一声。”李楚道。“唔……”病青年犹豫了下,“咳咳,只要安全无碍,她去哪倒是没问题。不过我近日约了一位神医,原本是约来给我自己看病的。恰逢她这事情发生,我想请神医给她也看看。如果她去德云观,那来日便要上门搅扰了。”“神医?”“没错,据说是悬壶翁的高徒。”李楚原本有些犹疑。因为造化丹的事情被朝天阙勒令不许外传,此时不方便说出口。但他心里清楚小柳姑娘此时情况复杂,寻常的医生看了不会有任何作用。真正的丹药大道,更近乎神通术法。不过……这个世界上确怎么样判断是否得了牛皮癣实有些神医,是以神通佐医道,手段几近通神。那位悬壶翁,便是其中之一。若是这种真正的神医,也说不定真能找出造化丹的解药。“没问题。”他点头答应。“咳,那便如此说定了。”病青年也颔首。事情三言两语谈罢,李楚也要起身离开,这时病青年又叫住了他。“咳咳,小李道长。”他说道:“有空再来家里逛逛啊?”李楚看着他:“你家又闹鬼了?”“咳咳!没有没早期如何识别牛皮癣有。”病青年连连摆手:“就是我们小……小院里的家人都怪想念你的,平时路过就来坐坐嘛。”“哦。”李楚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下次一定。”……镇南将军府。这一代镇南将军林急公从江南军镇赶回来,急匆匆,满身大汗。家仆急忙上前,替将军卸甲更衣。重重的甲胄一落地,溅起一阵灰尘。将军身上升起一阵蒸腾的气雾,灼热逼人。因为他是嫌宝马良驹跑得太慢,自己一路从江南军镇狂奔回来的。这并不稀奇,江湖上仿照天人七境,给武者也笼统地分了七个境界。上三境的武者,疾行如飞实属平常。有人上前,说请将军稍候,已经开始烧水准备给将牛皮癣患者在饮食方面需要特别注意什么军沐浴了。林急公一瞪眼,上来就是一句:“你娘死了?”那家仆懵了,“没啊……”“是啊,难怪你不急。”林急公没好气地道:“现在是我娘要死了!你还让我泡个热水澡再过去?取冷水来!”说罢,几名仆役去取了几大桶的冷水。大将军就赤脊站在院子里,任由几人拿冷水泼自己,浇去一身汗气与火气。仅仅是有汗味还没什么,若是被那蒸腾的武者火气冲撞到病人,可就糟了。便服换就,他大踏步穿过几重庭院,来到后花园。林家自建朝以来,只有二物传家,一曰武,二曰孝。大将军一副祖传的燕眉环目,天生的性如烈火,笑起来都凶神恶煞,不笑的时候,看上去简直像个混不吝的魔王。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孝子。脚步声一踏进后院,顿时就轻了下来。院里有些丫鬟婆子,都静悄悄在外面候着,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大将军也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似的,小声问道:“怎么样了?”只是他的嗓子太粗,哪怕压低了九成九,也还是惊到了满院子人。顿时有丫鬟回头,禀报道:“悬壶山庄来的小神医正在给老奶奶诊脉呢,夫人在一旁陪同。”林急公搓搓手,紧张地问道:“那小神医怎么样?”丫鬟不假思索地答道:“很俊。”大将军气得差点背过气儿去,“我特娘的是问你他长得怎么样嘛?我是问你他医术如何!”小丫鬟顿时委屈的一扁嘴,“奴家不知道,奴家不懂,也不敢胡乱猜测。”“罢了。”大将军不爱跟女人动怒,一摆手,自己提了口气,把脚步放缓,轻轻踏进屋子里。一进屋,隔着屏风,就看见一名少年人坐在床边正在给母亲诊脉。他的妻子就站在一旁,紧张望着。林急公近乎蹑手蹑脚?银屑病夏季好治吗??地凑过去。转过屏风,就见这小神医果然俊秀。简扎发髻,唇红齿白,双鬓云垂,看上去倒有几分男生女相,难怪那帮小丫鬟五迷三道。此时他正搭手诊脉,神情专注。见林急公走进来,他转过头,微笑示意。林急公见他还能笑,心里觉得有门,赶紧连连点头。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哪怕你再大的帝王将相,也要对医者上赶着客客气气。半晌,他仔细探过,方才搁下老人的手。这一番动作,老人依旧昏迷不醒,气若游丝,眼见是要不行了。林急公看得心疼,忙问道:“小神医,我娘情况如何?”小神医面带微笑:“没事的。”“蛤!”林急公大喜,又不敢吵闹,只得重重地搂了一把妻子。随即。就听小神医继续微笑着说道:“老人家今年八十五了,早年夫妻恩爱,琴瑟和谐;晚年儿孙孝顺,享尽天伦,可谓一生多福。今日西行,可称喜丧。”闻言,将军的大眼睛眨了眨。脸上笑容逐渐消失。(https:///27033_27033336/558978041.html)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Http://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6-20 17:31 , Processed in 0.088809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